中国“证券教父”-管金生

  管金生是80年代末到90年代中国叱咤风云的证券大佬。他的一生可以说有两大转折点,一个是1988年他筹建了上海第一家证券公司,由此他被坊间封为中国三大证券教父之一。

  还有一件就是1995年惊动中外的327国债事件了,最终他黯然从万国证券辞职,有猜测认为他被捕入狱也与此有关。

管金生

图中右二为管金生

弃政进入证券业 创办万国证券

  管金生生命中的前三十多年几乎没什么可谈的,出身贫寒,积极向上,同时还有着一份掌控命运的雄心壮志。

  70年代的管金生本有着一份稳定的政府部门工作,改革开放以后,管金生参加了研究生考试。据他回忆称他是想要能够做教授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是命运明显跟他开了一个玩笑,当时国家出了个规定,研究生毕业是不能留校任教的。

  既定目标既然和国家的政策出现了冲突,管金生只能另找出路。他改行进入了上海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简称上国投),进入了证券这个行当。如果一个选择能影响人一辈子的话,管金生人生的辉煌与落寞也许在这个选择上已经埋下伏笔。

  1984年的时候,上国投选派了管金生出国留学,但是回到国内以后,他基本上却处于一种无事可做的状态。一个有着雄心壮志的海归,在每天除了看报,就是翻译这样小事的时期,他不断的寻找着自己未来的出路。

  不久他在上海民间的国库券交易中找到了灵感,他认为中国应当建立公开的市场操作机制,应当进行金融改革。于是经过了多方奔走,他的设想成为了现实,人民银行总行最终批复同意他在上海组建一家股份制的证券公司,这就是当年举足轻重的万国证券。

  白手起家 打造证券超级王国

  万国证券除了实行股份制外,还按管金生的设想坚决的与银行分离。因为管金生认为,只有证券与银行保险等一样在法律上拥有平等的法人地位,证券业才会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但是这样做管金生就不能去依靠银行,他必须为他所创立的万国证券寻找一个资本积累的点。而管金生首先选中的就是国库券,也就是国债的另一种叫法。

  这里就必须讲讲国库券的问题了,中国1981年的时候未解决财政赤字问题,开始发行国库券。但那个时候的人们还不能理解国库券这种东西,人们的购买积极性很低。不少单位在发行国库券的时候使用的强制摊派的方法,但是在物价上涨、国库券基本没有流动性的等因素的影响下,国库券这种变相的长期存款可不招人待见。

  于是那些颇有经济头脑的人便打起了倒卖国库券的生意。只要你资金量够大,这中间有很大的利润可图。管金生也就打起了倒卖国库券的主意,这在当年自然是不合法的,但是在监管力度不够的情况下,管金生足够用其来积攒自己的第一桶金。现在看来,可能也正是这第一桶金让管金生对国库券有了别样的感情。

  无论如何,通过倒卖国库券万国证券有了资本上的积累,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飞速的发展。

  1990年上交所成立,在其建设过程中,万国证券对其规则、设备、员工培训等做出了至关重要的贡献……

  1992年的时候,万国在香港成功收购了香港大众,这在当时成为大陆证券公司的壮举……

  1993年的时候,万国证券获得了国内最高级别的AAA信用等级……

  这时的万国证券牛到什么程度呢?万国证券独占了上交所16.7%的交易额。在管金生时期,万国证券占了全国一级市场承销业务的60%,二级市场经济业务的40%。

  管金生风光无限,他明确的提出要将万国打造成中国的美林。他曾应美国CNN的邀请,在其直播中心向全世界介绍上海的证券市场。直到1995年2月23日……

  惊天一搏 “盈利42亿”VS“巨亏60亿”

  1995年2月23日这天被英国金融时报成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这黑暗的诞生地就是上交所的国债期货交易。

  327国债期货事件中的327是一个国债代号,在1992年发行,1995年6月份即将兑付。兑付的办法就是票面利率加上保值贴息,保值贴息这东西是根据通货膨胀算出来的,所以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

  而在327国债即将兑付的前期,传出了财政部要提高其保值贴息率,将按照184.5元而不是132元来兑付327国债。但是管金生却不信这个消息,他认为当时的通货膨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控制,国家财政也很紧张,财政部不可能这么做。于是他联合辽宁的国发集团,在国债期货上大力做空,成了空头老大。至于多头老大是当年的中国经济开发有限公司(简称中经开),不可忽略的一点是,中经开隶属财政部,这也不免瓜田李下让人说不清道不明。

  双方摆开人马,一场大战就等财政部的文件了,1995年2月23日,财政部公告提高327国债的保值贴息率,按照148.5元兑付327国债。这才叫重磅利好啊,在国债期货市场上,中经开带着多方将327国债推到了151.98元的位置,随后万国的盟友辽国发来了个反手做多,更是加剧了327国债的疯狂。

  愿赌服输么?但是有的时候是能输得起,有的时候是输不起的,这个时候管金生如果低头认输的话,那么整个万国证券就全赔进去了而且还不够。

  管金生为扭转局面,进行了疯狂的举动,他先用50万口卖单将327国债的价位打到了150元,接着又是几十万口的卖单将其轰回148元。最后一个730万口的卖单直接将价位轰到了147.4元,而这笔卖单已经接近94年中国GDP的30%了。8分钟,就在8分钟的时间内,万国证券砸出的国债面值达到了2112亿,而327国债加起来也不过才240亿。

  当天夜里11点上交所宣布,当日最后8分钟的交易无效。如果按照上交所所定的151.3元的价格交割,万国要赔进去60亿;如果按照万国最后轰到的147.4元成交,万国证券能赚42亿;如果按照151.3元平仓,万国证券亏16亿。

  疯狂举动震惊管理层

  屏幕上,最后8分钟的图形是个直陡陡的悬崖。

  管金生的疯狂举动,终于让管理当局无法容忍。在这一天的攻防中,万国放出上千亿元的卖单,这至少需要100亿元的保证金,它显然不可能有那么多的资本保证,毫无顾忌的违规操作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当晚,上交所受命宣布,16点22分13秒之后——也就是管金生用天单压盘的那一刻前——的交易是异常的,经查是万国证券为影响当日结算价而蓄意违规,故此后的所有327交易均被宣布无效。试图虎口夺食的管金生终于被老虎咬住了,当时的局势是,如果按147.4元的收盘价计算,万国在327国债期货交易中盈利10多亿元,而按上交所后来的决定,万国则巨亏60亿元。而这60亿巨象倒下以及国家补贴的16亿,被群狼吞食,造就一批千万亿万富翁。

  这就是世界闻名的327国债事件。

  曾经,国内最大、战无不胜的万国证券,一日而亡,震惊中外,以至于英国《金融时报》称1995年2月23日此一天为“中国证券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其实当时的上交所对国债期货是有规定的,个人持仓不得超过3万口,机构最多只允许开40万口,但是无论是空头的万国证券,还是多头的中经开,乃至空翻多的辽国发,在金钱的面前谁又会去理会那脆弱的规定呢。

  在这之后,中国的期货市场并未平静,反而更加的波澜不断,最终1995年5月17日下午5点40分,证监会紧急开会并通知自5月18日开始暂停国债期货交易试点。这一停就到了现在……

  而在327国债事件以后,万国证券十几亿的资产瞬间毁灭,管金生最终也不得不辞职。万国证券元气大伤不久被重组,而管金生1995年5月19日被捕,并在97年的时候被判刑17年。虽然他的罪名是贪污和挪用公款等,但是不得不令人怀疑这和327国债事件有某种关系。

327国债

  何谓“钱”?怎样才有“势”?

  2000年结识接任中经开公司总裁的姜继增,听老姜讲,在327国债交投中,中经开公司自营并没有赚到多少钱。那么中经开做多大旗下获利几十亿元的多方阵营,究竟是什么人、什么机构赚得肚满肠肥呢?

  江湖上传有当时的中经开工作人员赚了数千万元后便辞职下海,还传当时中经开证券部的负责人被莫名人刺伤胸部后退隐证券界,还传中经开的主操盘手下海组建私募基金,在2000年的行情中八面威风。

  当然,历史终究会解开这一谜团的,但不是现在。

  2003年,管金生保外就医……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

  去年5月中旬,在参加罹难山友、申万证券研究所董事长、管金生老部下庄东辰的遗体告别仪式前,见到了假释出狱的管金生。曾经沧海后的平和反映在他朗润的面颊上,问及十几年前的事情,他笑吟吟地点头不语,似乎恍若隔世,丝毫看不出十几年前的威猛与强悍。管金生是学法国文学的硕士,有文学滋养的人似乎更可能适时地知天命罢。

  不过可以说,管金生是中国证券市场的开拓者是真正意义上的先驱,他值得我们所有的投资人向他致敬。

  管金生的失败有他性格上的缺陷,往往不服输的人输的最惨,尤其在金融这个圈子里一定要学会认输,否则总有一天你讲消失在这个市场中。我们往往会听到很多老的投资人会说这么一句话“我们是幸运的,至少还活着”。对,只要还活着总有机会。希望广大博友能体会到其中的意义。

  关于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本人在此就不多加评判了,不过可以说一句,中国是共产党的天下,只有跟着党走,跟着政策走才会有大的发展,顺势而为,不要成为市场的牺牲品。股市内幕重重,黑暗无比,让我们一起在这黑暗的征途上慢慢的前行吧。

管金生

  再谈327国债事件

管金生-2015年金融投资高峰论坛演讲

  2015年6月6日,管金生在“‘互联网+’金融投资高峰论坛”上演讲,首次公开谈及他在了“327”国债期货事件中的经验教训。

  以下是管金生文字实录:

  各位朋友们大家好,感谢本次论坛的组织方给我这个机会上台发言,方志是我的学生,按照专业水平来讲,他早就青出于蓝胜于蓝,这个题目应该是他讲,他来讲肯定比我讲的更精彩,主要是让我谈谈互联网时代给我们期货投资带来什么变化,对互联网+金融投资有什么新的格局展望。

  主办方给我这个机会是希望我谈点经验教训,谈这个之前首先声明一下,今天是周末,我的发言是个人的看法,跟任何单位都没有关系,我主要是跟各位新老朋友们谈心。

  有不少人问我,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总回避327这个问题,现在都出书了,为什么不能讲讲这个事情呢?如果直接讲这个问题,应该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本着总结经验、教训的原则,通过总结历史来寻求历史的真相,才有可能实现社会的和谐。

  众所周知,二十年前的327事件,我并不口服心服,但是在行动上绝对尊重和遵守了法律的判决,接受了十七年的有期徒刑的惩罚。

  前几年,朋友们私下经常问我,你作为一个60多岁的老人为什么会对互联网情有独钟呢?很多人觉得是不是你学习能力超强?是不是记忆力特别好?不是的,今天给大家讲讲。

  实际上,我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将近八年的生活,我个人翻阅大量的全球化和互联网的英文资料,我比在座的谁都更早接触了互联网,了解国外的情况,特别是对互联网接触的比较早一点。

  当时有一个叫张志雄的朋友来看我,他说你这个脚肿的,我说天天在翻东西,动都动不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正是因为这个机会,使我渐渐的丰富了自己个人的知识结构,我也感谢这次机会,这是祸兮福之所倚,通过这次牢狱丰富了个人的知识结构,了解了外面的世界原来很精彩。

  像我这么一个有特殊经历的老人,怎么看待互联网给期货投资所带来的变化呢?这也是方志给我出的第一个题目。

  毫无疑问,互联网技术,特别是移动互联网技术,云计算技术、大数据技术和物联网技术的突飞猛进,正在改变原有人类社会的发展轨迹,开启了一个崭新的时代,使人类社会形态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进入到了互联网的时代,或者说可以说是互联网社会。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是划时代的历史事件,因为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把我们带进了互联网时代。

  互联网技术从根本上改变了信息传输方式,相当彻底地解决了信息不对称,以及由于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在这样一个信息爆炸、知识爆炸的时代,由于互联网推动着万物互联,知识得到了极为广泛的传播。比如说期货交易的本质是什么?在二十年前可以说是一个很少有人明白的问题,今天已经不稀奇了,已经成为常识。

  但是,在二十年前,没有人知道期货交易的本质是什么。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如果当时327国债贴息的决策者们懂得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他们就一定会意识到贴息就是改变了交易合同的内容。就一定要在决定贴息之后迅速通知上海交易所对正在进行交易的327品种实行立即无条件停牌,这样就可以避免多空双方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之下厮杀。

  如果当时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管理人员掌握了这么一个期货交易的本质是合同买卖、这个前提,他们也完全可以在接到交易所关于停牌的正式要求之后,认真研究紧急建议是否合理,是否需要紧急报请监管部门实行立即停牌。至少不会做出空方要求停牌是因为输了钱,所以不允许停牌这样一个判断。

  如果没有这样一个误判,事情的发展可能就完全不同,但是历史没有如果,我之所以在事隔二十年之后,在今天这样一个学术性的研讨会上首次提出自己的看法,(那是因为)我们面对一群年轻人可以不说话,但是绝不可以说假话。

经过了二十年的时间,今天又有互联网这么一个空间,时间和空间的变化,相信当年的多空双方的人们早已回复了平静,早已不再有利益的纠葛和冲突。寻求历史真相,完全不必追究历史责任,这是两回事,特别不应当追究个人的责任,应当是对事不对人。

  在327事件当中,我个人也有自我检查和自我反省,由于当时市场管理者在我提出合理化的停牌建议之后,采取了不作为的做法,有人说你一天赚钱赚这么多干什么?这不是赚钱不赚钱的问题,这个是因为突然改变贴息,突然改变交易合同的内容,任何交易所唯一的做法只有停牌,这是国际惯例。

  如果照当时那天情况继续交易的结果,一定是空方券商全部破产,没有任何一家的空方可以幸免于难,几十家的券商破产,一定会发生大规模的股民投资者上街挤兑,到证券公司挤兑,在上海这个地方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绝对是一场金融风暴,全世界都要震惊,完全有可能发生金融风暴。

  我没有采取不作为,我是想有所作为,想制止出现这种情况,但是我错在什么地方呢?我采取了单纯的技术处理办法,如果当时我有足够的智慧,完全应当综合采用外交和政治的手段,管理者不作为就向管理者的上级再反映,一定要停牌,没有别的解决办法。

  全球如此,这不是道义的需要,这是金融秩序的需要,一定要停牌,没有别的解决办法,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管理人员不听,我整整一个上午都在这里苦口婆心地说,就是不听,不听我就放弃,我就以为到此为止了。如果是我能够更有智慧,我继续采取一些办法,也可以向他的上级报告,报告他的不作为,比起那些始终坚持改革不动摇又能安全交易的那些企业家,我跟他们差的很远,差在智慧上。

  互联网时代改变了信息不对称,这些历史的悲剧完全可以避免,今天的互联网可以把各种有关交易的信息以最快捷的方式推推送到每一个交易者那里,无论是市场管理者还是市场参与者,都能够毫不例外,同样平等地位的接受到这种有价值的交易信息,这是互联网时代对期货交易带来的一个最大的东西,改变信息不对称。有很多变化不说,就不一一详述了。

网络收录&整理编辑
涨(1)
投资有风险,本站内容仅供学习参考,不够成投资建议。